发新帖  新投票  回帖  关闭侧栏
10207个阅读者,3条回复 | 打印 | 订阅 | 收藏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发表时间:2018-11-23 14:47

喜获大“岛子” 散文129[原创]



HLJSWCD 发表在 荷韵轻香|散文 华声论坛 forum-5-1.html


  喜获大“岛子” 散文129
  顺 延

  五月的黑龙江,还是异常的清冷。开江之后,汹涌的江水一泻千里,随着温度的渐升,江鱼在蛰伏了一冬之后,依然是膘肥体壮,十分肥腴。
  五月中旬的一个清晨,天还麻麻亮,医院的小王大夫和邮电所的老林师傅就来敲我的房门,“昨天不是说好的今儿去逮鱼吗?咋还懒在被窝里不起床?”我揉着朦胧的双眼,才猛然想起昨天晚上的约定,三下五除二,赶紧披挂上阵,“可别误了正经事。”小王大夫和老林师傅都是当地闻名遐迩的捕鱼“专家”,对于捕鱼、织网,包括制作鱼饵,及寻找鱼儿的栖息场所,可谓行家里手。小王大夫个子不高,瓜子脸,四十来岁,白净的脸上经常洋溢着笑容,却十分聪慧,为人豪爽,特别好客。老林师傅尽管是当地土著,却是“官家”的人(当地少数民族老人把拿工资、有固定收入的编制内人都称之为“官家的人”),而老林只不过是一个投信送报的邮递员。老林四十多岁,黝黑的皮肤,一幅饱经风霜的脸庞,额上那犹如年轮一般的额纹,显示老林是一个见过许多市面的中年人。小王大夫和老林师傅在捕鱼方面,可谓首屈一指,造诣颇深,在当地颇有名气。我这个南方人在捕鱼方面是一窍不通,只认为捕鱼一定十分有趣,自己没有见过,于是就央求他们带我去开开眼界。我知道他们前一天已经在霍尔莫津岛的西侧下了好几道尼龙丝渔网,今天就是去溜网,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品。
  五月边陲的清晨依然清冷,晨曦中东方已经渐渐露出了鱼肚白,我们的小船悄没声地驶出了江边,犹如离弦之箭,坐在船尾的王老弟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人,体格健壮,膀大腰圆,此刻正奋力地划动着船浆。我们几个人都闭紧了嘴巴,全神贯注着前方。我把手置入江水中,感觉有些凉,黑龙江水清澈洁净,滔滔不息流向远方。由于我们不是顺流,小船驶出不久,渐渐慢了下来,王老弟加快了板浆的频率,累得满头大汗,我有些莫名的紧张,因为自己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捕鱼活动。小王大夫告诉我,开江之后,鱼儿都非常活跃,你只要选择好下渔网的地方,第二天总有收获。他和老林师傅前一天已经在霍尔莫津岛旁的洄湾处下了好几片渔网,那里水流平缓,是鱼儿的主要活动场所。
  小船慢慢靠近了下网地域,我们发现这里非常平静,只见小王大夫轻轻捋起渔网,慢慢向上一提,露出水面的渔网不断抖动,待小王大夫捞起渔网一看,大家伙都乐了:“哈,有鱼呢。”这片网的一头一尾竟然缠套了两条3、4斤重的鳜鱼,这个鱼我早就认识,因为在南方也是寻常可见。只不过没有见过这么大个的鳜鱼。鳜鱼是世界上一种名贵淡水鱼类。身长扁圆,尖头,大嘴,大眼,体青果绿色带金属光泽,体侧有不规则的花黑斑点,小细鳞,尾鳍截形,背鳍前半部为硬棘且有毒素,后半部为软条。我来边疆多年了,知道黑龙江里盛产许多淡水鱼,其中闻名遐迩的“三花五罗十八子”更是蜚声中外。其中的三花就是鳌花、鳊花和鲫花。鳌花,就是鳜鱼,也有人写成桂鱼的,中国大部分地区都有生长,但是口感、味道不一,南方的鳜鱼泥土味重,腥气。但长在黑龙江地区的鳜鱼与内地相比,迥然不同,肥腴,没有土腥气,这或许是生长环境和水质的关系。关于鳜鱼的美味,在古代就有记载,唐代大诗人张志和曾用词牌“渔歌子”述说鳜鱼的肥美:“西塞山前白鹭飞,桃花流水鳜鱼肥。青箬笠,绿蓑衣,斜风细雨不须归。”,千古传唱。明代医学家李时珍将鳜鱼誉为“水豚”,意指其味鲜美如河豚。另有人将其比成天上的龙肉,说明鳜鱼的风味的确不凡。其实,黑龙江江水质清澈甘冽,水质性寒,生长期长,加上江里各种小鱼众多,鳜鱼是食肉性鱼类,十分凶猛,所以出产的鳜鱼肉质细白,格外鲜嫩。再加上黑龙江省冬季漫长,鱼类生长缓慢,鱼肉具有一定的韧性,口感好。鳜鱼,在南方加些葱姜多清蒸,或者做成酸甜可口的松鼠鳜鱼,是苏菜中的极品,更是代表中国烹调技艺中的一款饮食艺术。黑龙江这边也是经常采取清蒸鳜鱼或者大锅炖煮,风味别致,颇具地方特色。
  见有收获,大家伙顿时信心倍增,将小船迅速驶向下一道网,也许这是一个盛大的“狂欢节”,竟然网网不空,我们每个人都是欣喜不已,尤其对我来说,真是大开眼界。渔网上的鱼也不同,有类似南方武昌鱼的黑龙江名鱼鳊花,还有学名叫“重唇鱼”的江鱼,老百姓管它叫“虫虫”味美肉嫩。在边疆地区,老百姓中素有一句流行语,叫做“鳊花肚囊虫虫嘴”,认定它们是鱼中最好吃的部分,可谓精品。有些鱼我还认不准,老林师傅就耐心告诉我,这个是“葫芦片子”,这个是“山细鳞”;那个外形象“嘎牙子”但又比“嘎牙子”大许多的鱼叫“牛尾巴子”,别看黄中带黑,模样不咋地,其实最好吃,油汪汪的,非常的香。老林师傅说起这些鱼来,可谓信手拈来,如数家珍。我回头看看,船舱里满是活鱼在蹦跶。小王大夫跟我说,还有最后一道网,我们的小船慢慢地靠了过去,老林师傅轻轻地掂起渔网,不料,渔网竟然一阵非常猛烈地抖动,老林师傅差点失手,他嘴里一阵惊呼:“快过来帮我一把,这里有个大家伙!”我们这些人一阵手忙脚乱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将一条大鱼拽上了船里,小王大夫见状,乐了:“岛子!”,这鱼太大了,快一米来长,活蹦乱跳,好不容易才把它放倒在船舱里,那鱼的劲头特别大,啪嗒啪嗒把船板砸得直响。我仔细端倪了一下这条鱼,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,觉得很像南方太湖地区的一种鱼——“白水鱼”。在太湖地区素有美味佳肴的水厂品——“三白”名闻天下一说,“三白”即:银鱼、白鱼和白虾。这些东西,本人曾经在南方品尝过多次,尤其是那个白鱼,肉质洁白细嫩,味道鲜美,鲜食或腌制均可,一直为大众所喜爱。而眼前的这条鱼呈银白色,体细长,侧扁,呈柳叶形;头背面平直,头后背部隆起;口上位,下颌坚厚急剧上翘,口裂垂直,眼大而圆,鳞细小。这和以前见过的白鱼真是几乎一模一样,只是没有见过如此大个的白鱼。
  见我观鱼如此认真,小王大夫告诉我,这可是不可多得的鱼中珍品——“岛子”,有的老百姓管它叫“大白鱼”,它被列为我国淡水四大名鱼之一。岛子平时多生活在流水及大水体的中上层,游泳迅速,善跳跃。以小鱼为食,是一种凶猛的肉食性鱼类。
  我们起完这些网后,整理了一下,又重新把它们下到水里,这才欣喜地打道回府。这时候太阳已经升起,此时的江面,水光潋滟,波光粼粼,远处的霍尔莫津村已经苏醒了,炊烟袅袅升起,不时传来鸡鸭鹅狗的叫声。小王大夫笑嘻嘻对几位“劳苦功高”的捕鱼兄弟说,“今天中午炖岛子吃。”我们的小船吱吱呀呀总算是到达了岸边。闻此喜讯,老乡们都赶来参观,对于这条大岛子都赞不绝口,因为这里也并不多见,赶紧找了一杆秤一称,竟然是有28斤,吓了大家伙一跳!
  中午时分,还没有走进小王大夫家里,大老远就闻到了鱼的飘香,惹得路人直嗅鼻子。除了我们几位以外,还请了几位朋友共同来品尝岛子,围着圆桌,喝着老白干,大块吃鱼,这个鱼也许是太大了,看上去鱼肉紧致肥腴,但吃到嘴里轻轻一嚼,竟然出奇的细嫩,酥软,一点儿也不柴,好鱼!而且根本没有土腥味。我就对哥几个说了,我们南方也有这个鱼,只是没有这么大个,味道也不如北方的岛子,差老远了。这时候桌上的孙老师开腔了,他是乡里中学里的生物老师,见多识广,几乎没有他不知道的。孙老师就着老白干,吃着岛子肉,向我们娓娓叙来。孙老师告诉我们:岛子,俗称:大白鱼、翘壳、翘嘴白鱼、翘嘴鲌。南方称之为“白鱼”、“白水鱼”。它被列为我国淡水四大名鱼之一。分类上隶属鲤科、鲌亚科、红鲌属,为中上层大型广温性淡水经济鱼类。野生鲌以肉食性为主,性格凶猛。在南方,太湖白鱼是华东淡水鱼中的佼佼者。黑龙江的白鱼以兴凯湖白鱼最为有名。清蒸白鱼,是黑龙江人接待客人的拿手菜。黑龙江是一个多水的省份,地处祖国东北边陲,以黑龙江、乌苏里江为界,与俄罗斯接壤。黑龙江省西有嫩江,东有黑龙江、乌苏里江,南有松花江、牡丹江。内陆湖泊有兴凯湖、镜泊湖、莲花湖等,整个黑龙江省区域大江纵横,淡水湖泊星罗棋布,大江支流密如蛛网,在这些水系里生长着许许多多的淡水鱼,岛子只是其中的一种。这些鱼类供养着勤劳善良的黑土地人们,这是老天爷对我们慷慨的馈赠。
  孙老师见我们听的津津有味,就又给我们讲了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。故事是这样说的,相传唐代有位皇帝南巡,御舟行至湖北江凌府界内时,忽有一尾大白鱼跃出水面,落在御舟之甲板上,只见鱼儿活蹦乱跳,阳光照射,银光熠熠,逗人喜爱。皇帝令御厨烹饪,品尝之后,对白鱼的美味大为赞美,从此,江陵府产的大白鱼就被列为贡品。大诗人杜甫在其诗中曾形容白鱼如“切玉”,可见白鱼历来就深受人们的喜爱,而我们东北兴凯湖产的大白鱼历来都是鱼品中的佼佼者,名扬四海,广受欢迎。
  听了孙老师的介绍,我们是茅塞顿开,开阔了眼界。在杯觥交错中,把欢聚推向了新的高潮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8-11-26 09:59
谢谢线上真人注册送彩金!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
看经典美图到三晋!

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8-11-29 20:01
读着楼主老师的作品,一股子鱼儿的清香在眼前。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8-11-29 22:24
  谢谢淡老师!黑龙江的江鱼的确不同寻常,味美,肉鲜,绝无土腥味,南方的淡水鱼根本无法与其媲美。

发新帖 新投票
 回帖
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
你的用户名: 密码:   免费注册(只要30秒)


使用个人签名

(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!并遵守相关规定
   



Processed in 0.024329 s, 9 q - 无图精简版,sitemap,
博聚网